首页 / 微头条 / 正文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日期2020-09-08 01:06:15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文:懂车帝原创 张屹鹏

[懂车帝原创 行业] 编者按:17年前,物理天才尼古拉·特斯拉发明的异步电动机,不经意间成为一家豪华电动汽车品牌logo的设计灵感源泉。17年后,特斯拉已完成从青铜到王者的蜕变,也让众多百年车企为之侧目。人们发现,这世间谁都想做第二个特斯拉,但谁也无法做到,电动机的横截面上尽是激进、创新、勇气、疯狂、争议、以及那个极具话题性的掌门人,于是这个星球不得不为它留出一块“专属之地”。走过风雨交加的2020年上半年后,懂车帝特推出系列策划报道——“疯狂的物种”,此为第四篇:《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高兴时,他当着镜头满场尬舞;低谷时,他会出现精神崩溃;理性时,他将载人龙飞船成功送入太空;感性时,他在推特上疯狂语录不断。“他不是地球人,绝对是个外星人。”即将抵达天命之年的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最近被网友给予了这样的评价。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这是一种褒奖,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狄恩·卡门……这些在人类文明史上刻下过浓重痕迹的“大人物”企业家,在世俗眼中都有过类似的形容,因为他们做过的很多事已经超越了固有认知,并激起了历史长河中的朵朵浪花。

北京时间8月29日清晨,马斯克也做了一件这样的事儿,在造车、造火箭之后,马斯克麾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展示了大脑被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实验小猪,其脑部活动信号可以被实时读取。从前只能出现在《阿凡达》、《源代码》等科幻电影中的“心灵感应”,仿佛在一瞬间被搬进了现实当中。

有人说,他是不是疯了?

用“意念”召唤一辆特斯拉?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这是一个哲学难题:如果没有人谈论埃隆·马斯克,他真的存在吗?如果这个49岁的'老人'已经几天没有被曝出任何新闻,他会找到一种方法使自己成为头条新闻。”在《卫报》这篇题为《不要被洗脑,埃隆·马斯克的“仿生猪”只是一个宣传特技》的文章中,充满了对马斯克赤裸裸的嘲讽。

根据Neuralink公司相关负责人的描述,该设备的大小与一枚硬币相仿,可以完全嵌入头骨中。芯片上连接的是1024个线状柔性电极,向下延伸到大脑皮层。众所周知,大脑的外层负责多种功能,包括运动控制和感觉反馈等。该设备中的定制计算机芯片可放大来自皮质的信号,并将其无线中继到附近的计算机。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外科手术机器人

电极由外科手术机器人小心地插入,并能够记录(理论上产生)单个神经元产生的微小电信号。他们的想法是,这些信号可以用于一天之内的事情,例如使瘫痪的人恢复运动或为失明创建视觉假体等。马斯克在演讲中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通过无缝植入的设备解决重要的脊椎和大脑问题”。

这项技术的发布采用直播的方式呈现,主角是3只小猪:一只在两个月前被植入了脑机接口设备,它在快乐的吸吮奶瓶。另外一只未植入任何设备,还有一只曾植入过脑机接口设备、后被取出。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在发布会现场,马斯克与网友进行了互动,他在回答“Neuralink是否可以储存或替换记忆”的问题时回答道,“记忆可以上传,存储在设备中,或者下载到一个新的人体或者机器人上。”而针对数字永生概念,他回应称:“当人死亡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电脑扩展和在线扩展,就像一个在线幽灵,你更多存在于云里面,而不是在你的身体里面。”

当被问及是否可以用“意识”传唤一辆特斯拉时,马斯克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他表示,Neuralink的潜力很大,完全可以在未来用心灵感应召唤一辆自动驾驶中的特斯拉。在他看来,未来世界中的沟通和交流,是能够避开感官而直接进行数据传输的,比如将一首音乐直接传输到大脑神经中。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Neuralink并非是唯一进入脑机接口领域的公司,总部位于奥斯汀的一家名为Paradromics的公司,由美国政府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资助,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具有潜在能力的、能够记录来自成千上万个神经元信号的项目,旨在恢复与失去说话或打字能力的瘫痪者的交流。加利福尼亚州卡尔弗市的公司Kernel也在开发一种头盔式设备,用于无创监控脑信号,该设备可用于执行诸如识别某人正在听的歌曲之类的事情。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在那本著名的《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一书中,作者阿什利·万斯用这样一段话形容初次见到马斯克的感受:“他是一个自信的人,但并不总能展现出来。在刚刚开始打交道时,马斯克总是表现得有些含羞,略显不自然。虽然他的南非口音已经没那么浓重了,但仍然听得出来,这并不足以淡化马斯克死气沉沉的谈话风格......马斯克总是指望你能够理解他所说的内容,这些都不会让人不舒服。事实上,马斯常常会讲出许多笑话,让人觉得它非常有魅力。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所有的说辞都具有很强的目的性,并能让与之交谈的一方感受到压力,马斯克从来不会跟你废话。”

无趣、诙谐、感性、务实......成功的背后总是充满了矛盾。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从9岁开始,马斯克遇到了人生中一个挫折:父母离异。之后,他经历了在学校被人欺辱、当临时工、在锅炉房铲土、去银行实习、宿舍外卖电脑、经营地下酒吧等等。如果细细咀嚼他在成长时期的每一次成功或失败,你会发现没有一天是平凡的。

1992年,马斯克依靠奖学金转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攻读经济学和物理学,这次转学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大学期间,马斯克开始深入关注互联网、清洁能源、太空这三个影响人类未来发展的领域,并取得经济学和物理双学士学位。1995年,24岁的马斯克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材料科学和应用物理博士课程,但在入学后的第2天,马斯克决定离开学校开始创业,也就是后来那家Zip2公司。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有意思的是,前些天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现在才知道我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物理学教授,是费米实验室的老大,他现在还有我读书那会的作业。”

公开资料显示,马斯克提到的费米实验室是美国最重要的物理研究中心之一,其主要探索领域为高能物理学。费米实验室最为知名的是它的Tevatron质子/反质子加速器,是目前世界上能量输出第二高的粒子加速器,能将质子加速到接近光速,帮助科学家探索物质、空间和时间的奥秘。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随后,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他的作业,得分是5/5,也就是满分,他还在作业的后面写上了“hey it works(成功了)”。对此机器学习公司Aikos创始人Jugurtha Hadjar表示,作业的内容是经典力学中的惯性矩,用来描述角动量、角速度、力矩和角加速度等数个量之间的关系。

后来的一些创业经历,让他认为最重要的在于“某人是否可以为某事努力工作,而非学历”。据说特斯拉对学历并没有强制要求,在特斯拉所做的一切工作都要求是创新的、颠覆的、别人认为不可能的。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特写 | 疯狂的物种4:用“意识”召唤特斯拉,马斯克疯了?

从入学两天后果断辍学和弟弟创业、将特斯拉送上全球车企市值王位、成功实现史上首次商业载人航天发射,到今天的“脑机接口”项目……马斯克的人生,高度契合了那句“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也绝非几篇文章、几本书能说清楚的。正如罗永浩在《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序中所述:“埃隆·马斯克的人生经历,和无数改变世界的伟大实业家的经历一样,是那种可以被千百次地写进小说、搬上荧幕后,每一次重看都依然激动人心的,属于全人类的传奇故事。”

写在最后:

记得一位学者说过这样一句话: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不要用基于个人过往经验的固有认知,去判断未来的无限可能性。1919年,也就是尼古拉·特斯拉63岁的时候,他曾预言当无线电技术覆盖全球的时候,世界上的人不管相隔多远,都能够借助无线电来通讯,联络彼此,就像是面对面沟通一样。到那个时候我们的沟通工具也不会再像现在这么笨重,人们可以随意的将它装到口袋里。

今天的“脑机接口”,或许就是一百年前为世人所不能相信的智能手机。